2018年7月19日星期四

遺愛人間

有個馬圈中人,落左樓就咁去左。做人真化學。佢家人同意,將佢身體器官用得就用,幫得就幫,移植給有需要的人。真偉大。

我就一早知,自己就算瓜柴、都冇乜野益到人,又腎虧,成日要夜尿。飲酒多,肝都唔會好。食煙幾十年,個肺都污糟啦。

我唯一可以捐的,就係屎。你地唔好以為我亂吹,真係有捐屎架!有D人做完某種療程,條腸乜野益菌壞菌都死晒,真係要搵D好屎塞入去,令腸道回復生機架。不過我就有點要求,我要求將我的屎捐入某幾個人的口。

此外,可以幫世人的,都冇幾多。勉強說,就係叫D人講英文,好心你地好好地讀書啦。大家先學好動詞的過去式點發音先啦,唔好乜都突、突、突啦。

聽收音機,黃之鋒雖然乞我憎,但係佢D英文呢幾年真係好有進步。周庭我一早話佢好野,就連剛剛開左名的陳浩天,都幾好。我話既,李卓人雖然係老年前港大畢業,佢英文真係流口水,連長毛都不如。涂緊身話係律師喎,上電視見到個阿差,立即口啞啞。

舉一個例,英文動詞的過去式,多數都係ed尾,但係發音有所不同,有時係tid音,有時係did音,有時係t, 有時係d。仲有時係無厘頭。

咁幾時發乜音?你去學囉!吊你老母、你以為唔駛花功夫就可以識晒呀!食慒撚左你呀!

2018年7月14日星期六

我受夠了!




I sing the body electric
I celebrate the me and to come
I toast to my own reunion
When I become one with the sun
And I'll look back on Venus
I'll look back on Mars
And I'll burn with the fire
Of ten million stars
And in time and in time
We will all be stars
I sing the body electric
I glory in the glow of rebirth
Creating my own tomorrow
When I shall embody the Earth
And I'll serenade Venus
I'll serenade Mars
And I'll burn with the fire
Of ten million stars
And in time and in time
We will all be stars
Yeah, ooh, yeah!
Yeah, yeah!
We are the emperors now
And we are Czars
And in time and in time
We will all be stars!
我的心情,就像這首歌,激昂亢奮,因為我知道好日子即將來臨。

不知多少年,頭頭碰著黑,死做爛做,都係得個桔。人人走來搵我老襯,平時扮晒老友,到頭來當你笨實,擘大口就想將你監生吞。

不知多少次,看似好運來臨,到頭來原來係噩運化了裝,來將我騙入一個更大的禍災。

孟子講,天將降大任於斯人也,必先乜乜柒柒、物物實實,到最後,我話你唔好玩喇,我擔唔起大任㗎!

聖經話,我的恩典夠你用。大佬,唔夠我交租呀!

過去不知多少年,我真係覺得我的人生就係受苦,我想問個天,要我受到幾時?但係個天永遠唔睬我。我痛、我哭,問個天,幾時先受夠?

昨晚,突然間,我感到,我已經受夠。外面橫風橫雨,我走出去仰望夜空,雨竟然停了,僅餘幾滴雨水,滴在我臉上。

我知道了,前面將會有好日子了。


2018年7月13日星期五

過三關

網上睇到流霞的一幅照片,去到歐洲,立即唔同晒,臉上興奮與之前在國內的,好似屋企死左隻狗咁款,好大對比。

咁你話佢遭軟禁左咁多年,老公又拉柴,唔開心,抑鬱係情理之內;獲得自由,當然係開心啦。但係,我總係覺得,佢個笑容,和身體語言,唔多配合劇情發展。

佢個蒲士和表情,你話似乜呢?我想左好耐,總於想到我覺得最貼切的譬喻,就係過三關。

我在馬場連過三關,贏到開巷,就係咁既樣勒。張開雙臂,狂奔三千米,直情笑到合唔埋口。

咁唔通流霞又過三關?又可以咁講喎,佢西出陽關,春風吹渡玉門關,再進入歐盟個海關,真係足足有三關。但係佢應該倦容滿臉丫~~~

今朝聽新聞,哦~~~今日係諾貝爾獎得主流小波逝世一週年。德國某教堂內有追思會。咁我就明白嘞。當日冇人領獎,擺左張空櫈,而家佢瓜左,佢份獎金,好自然就係佢老婆收啦。網上資料講,得獎者獎金大約一球美元,加一個獎章,市價四球美元,加一張紙,唔知值唔值錢。

守得雲開見月明喇!

2018年7月12日星期四

新發現

話說自從香港的數碼廣播正式瓜柴,我聽開的RTHK4就在晚上十一時開始轉播BBC電台,直至翌早七時。

咁我有個習慣係開住收音機瞓覺的,有時十點就瞓,於是就成晚都聽住呢個BBC台的唔知乜野節目,我冇研究過佢係乜野節目,只知不停講英文。

怪事發生了。有時半夜朦朧中醒來、醒與未醒之間,我係聽到中文的,一當我清醒到某程度,奇怪點會有中文呢?一留神,就聽得真,收音機播的其實係英文。

咁點解我會聽到中文呢?唔止一次係咁,聽到中文廣播,醒來才發現其實係英文。

會唔會係屋企有鬼呢?成班野在我耳邊係咁嘈,我一醒佢地就閃。咁我唯有就臨上床就關掉收音機,無謂多樣野煩喇。

過了不知幾耐,某一日,我突然明白了箇中原因。

嘿嘿嘿!點解呢?唔講得,一講就壞人慧命。我自己還要繼續揣摩,之後有乜應用,有乜方法去改變自己。

2018年7月11日星期三

又要鬥命長

自從有24小時自助洗衣店,我洗衫頻率低了,即是每次洗更多的衫。於是乎,就買多一個衣物夾,夾著襪子和底褲之類來晾曬。

一切都好地地,直至不知幾時開始,天氣不穩,或者好穩定地狂風暴雨,咁我就要幫襯磅洗店,洗和乾包辦。

等了很久,終於等到今天呢個熱到發燒的日子,一大早就去自助洗衣,打算自己上天台晾曬。但係發覺新買的衣物夾不見了。

我每次收衫,都會成個衣物夾咁收回,不會留低在天台。如果連衣物一起留下,咁我的底底和襪襪數量就會減少,但又非如此。

又唔會有人爆格,只偷了我的衣物夾,雖然我都冇其它貴重物品可以偷。

咁即係又在密室中消失。

點呢?去買過?條氣唔順。只好又鬥命長,等到佢出現。

2018年7月9日星期一

里程悲悲悲

幾十年前,初出來做野,見D老師傅埋身肉博時,就緊張到一邊咬指甲,一邊睇住預早準備的貓紙,好似隨時會咬甩手指咁。當時我覺得,呢張貓紙好有用,你預先在腦海演習一次,想到任何可能性就寫低,最好搵個實驗品來試一次,咁就保證唔會撞板。之後我出來做野都保持住呢個動作。

之但係咬指甲呢?就好核突嘞。你少左隻手,咪仲唔方便?最重要係,駛乜咁緊張呀?

如今我年紀老邁,做起事來,竟然開始騰騰震了。雖然未至咬指甲,但係個心十五、十六,思前想後,開始感覺到壓力了。

可能係所謂的心血少,又驚鬼又驚賊。又可能係近來累積的負能量太多了,又冇時間去城門水塘洗滌心靈,唔得喇,明天一早,無論乜野天氣,都要去行一轉至得嘞。

2018年7月3日星期二

放生佬

又係呢個怪力亂神,話有D病睇醫生冇用,問佢咁點算呀?佢話要去放生。

之前都被佢激到我嘔一灘血,以為打發佢走就以後老死不相往還。點知佢又來刮我。佢WHATSAPP我話有條友想攪D野,問我乜野時候方便通話,我就話呢兩天都可以隨時打來。佢就話今日中午聯絡。結果等到兩點幾先打電話來。

條友我估佢都老人痴呆到中期,講野不清不楚,仲要有佢講冇人講,我想問佢野佢好似聽唔到咁。呢D我都幫佢唔到,只希望佢以後小心開車,唔好撞死無辜。

佢話佢現在做的士司機,有日載著個客,話有乜乜物物,要搵個乜乜物物人幫手,每個月收入不少於兩餅野,介紹人都會有佣。咁佢就搵我,仲千叮萬囑我要加兩錢肉緊。跟住叫我打電話搵呢個人。我話,咁啦!手續上應該係你打去搵佢,話你搵到我,或者可以幫到手,叫佢聯絡我,咁你先有得抽佣丫。佢猛話係係係。其實我心中就諗,吊你老母啦,呢D人我見唔少,遇到冇相干的人就吹水吹到大一大,你真係同佢搵到人,佢就話對唔住,我已經搵到咯。

放生佬話係係係,咁我搵佢,叫佢搵你,你落多兩錢肉緊喎。我滿口應承。

轉個頭放生佬又打電話來,話對方想先同我WHATSAPP,我話冇問題丫。

拿!係咪呢?又估中啦!佢啞架?有電話唔講要WHATSAPP? 我都懶得理佢,繼續做自己野,過左兩個鐘頭就覆放生佬,話冇任何訊息,水份高喎。

所以話,有D人一世最好不要遇上。不幸遇上了,要快快閃避。放生佬就係呢一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