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8月30日 星期三

何必當初

垃會正式向兩條低能兒追數,每人接近一百萬,不過都肯定壞帳啦。

而家梗係馬後炮、事後孔明啦。如果我一開頭就睇到點做,我一早發左達,而家坐我隻遊艇去釣魚囉。

我話何必當初,唔係話當初何必參選,因為佢地當選,所以參選係正確決定。到宣誓時攪出個大頭佛,只係第一重何必當初。

我所指何必當初,係何必死頂呢?睇返轉頭,當李飛出來釋法,佢篇講話,滴水不漏,台下的觀眾發言,直頭係扯貓尾,聽完明知一定死梗。都不得不佩服京官的能力,港官有邊個咁有水準?

如果兩條低能兒,或者之後的DQ四傻,去到呢處,有些少智慧的話,就立即作個冠冕堂皇的理由辭職,順便為補選鋪路,咁就可能係最後笑出聲的那位。

要知道對手的成本極低,民望根本都低,不怕再低,錢又唔係自己出,釋左法,差不多係冇得輸。而自己就金錢、時間、政治本錢和將來的生活,都可能一鋪清袋,賭咁大,真係賭埋同屋企人關係,仲慘過倒錢落海。

裝修佬都識得講,一定要知道點樣埋尾,你有乜野做得甩甩漏漏,老細一定追到你天腳底,你唔執好手尾,就唔找尾數。呢班傻佬傻婆,就係唔諗埋尾一步,人地話DQ,佢就嘈嘈閉,乜鬼破壞三權分立,乜乜物物,應做唔做,唔去評估自己勝算有幾高,一味為啖氣,結果被人拖住自己行,咁梗係死硬啦。而家唔駛講,最攞命梗係訟費啦,唔破產都唔得。以後想開個銀行戶口都成問題呀。

你搶先辭職,我就唔知政府仲有冇理據去DQ一個辭左職既議員,我都唔撈,你仲炒我?你食左藥未呀?如果仍然要上法庭,咁到時起碼有個口實去做大佢,將佢軍,民情洶湧D丫嘛。橫掂民眾就係盲目,你搭個棚,令對方看起來十分荒謬十分仆街、賤格,攞個彩都好丫。

如果佢唔再告,咁仲好,快快趣補選,捲土重來未可知呢。

5 則留言:

  1. 回覆
    1. 攤分開每人兩蚊啫,當買條蔥啦。

      刪除
  2. 你講得啱,如果派到第四隻牌時,佢識得選擇唔跟,咁就肯定唔會有呢件事發生。最斃有唔少塘邊鶴認為佢哋可以偷雞,話唔埋數尾起孖呢?咪鼓勵佢哋死跟囉!

    回覆刪除
    回覆
    1. 佢地仲有官司未完,本來真係幾可憐。不過睇佢地之前個囂張樣,就覺得抵死。

      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