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8月31日 星期四

襟裳岬

我一直以為係鄧麗君的一首名曲,直至前日,才知道是日本的地方名。咪就係肥仔恩發射導彈,飛過呢笪地方上空,咁咪知囉。

南、北韓和美國有乜牽連?我真係知得唔多,昨日睇林生的專欄,才知上世紀五十年代,美軍在朝鮮半島殺了幾百萬人,明知無法打落去,臨走前轟炸水壩、大肆破壞,令北韓難以翻身。如今美國佬大可以發射核彈,將北韓夷為平地,但係如此的話,朝鮮半島就會統一,韓國就一定依向中國,美國就失了在北方牽制中國的據點。所以一直都口旱旱,得把口,乜都冇做。

所以話呢,呢個世界幾陰險呢。是非經過不知難,你聽一面之詞就輕舉莾動,話唔定就做左替死鬼。

唔止國際間事情複雜,連我平時去川龍早茶間茶居,最近都起波瀾。攪到有時冇員工返工,有時就廚房冇點心出,有時一班熟客全部缺席。我就唔知到底發生乜事,咁我作為一個茶客,有茶飲有點心食,食完咪畀錢囉,冇得食,咪唔去囉。唔通走去多多聲氣、樣衰衰咁強出頭咩?你係乜水呀?

茶居原本有兩隻狗打蠆,一隻叫小黑,一隻叫小白,因為通常都係黑狗得食,白狗當災,所以客人成日畀點心小黑食,結果食得高糖高脂食物多,乘鶴歸天了。而家小白就乖乖咁坐埋一邊,唔再𠼱食物了。

不過咁顯淺的道理,睇怕都冇人岩聽咯。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