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8月12日星期六

千祈唔好學

某日,和朋友午飯。

我先到茶樓,就開定位先。條友一來到,就話佢有D野做,叫我先點食物。我以為佢有工事要辦,不以為意。畫好點心紙問完佢意見就落單。

只見佢先拎出三個手提電話,撳完一個又一個,跟住仲拎埋筆記電腦出來。我以為佢一定係有公司單要跟,就自顧自飲茶。

攪左一大餐,點心,和炒飯陸逐送上。禮貌上叫佢一邊食野啦,跟住就自己都開動。食下食下,每款點心我都食完我的一半,留下一半。炒飯都開始食第一碗。

條友拎起其中一個電話撥出,和對方開始對話,並約好幾點在何處見面。咁先至收科。

原來是咁的。佢幫個女個電話轉月費計劃,出左張新電話咭,但係個女手上的一張就立即失效。變左冇辦法聯絡個女。攪左咁耐,最後幸好個女所在地有WIFI,用WHATSAPP聯絡上。

終於佢開始食飯,大家開始吹水。佢話佢公司好唔掂,已經炒左兩個營業員,佢現在要五折支薪,到年尾仍冇奇蹟出現的話,就要閉門。如今決心考個的士牌,到時就揸的士搵食。

我心諗,手提電話出現了咁多年,轉張咭你都攪到一頭煙,你老細請著你,難怪公司要蝕要執。​你去揸的士,唔好害人添呀。

條友年紀和我一樣,我成日提醒自己,無論點都好,唔可以愈老愈懵,害人害己呀。

沒有留言: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