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8月8日 星期二

臨老學行路

今朝去茶居早茶,有個阿伯入來,講住電話,凶神惡煞咁講粗口,應該形容為哮叫。全場觸目。阿肥仔全話:條友昨晚飲通宵呀!

吓?晨早六點,仲來做乜?原來真係再隊。我坐左大約一小時,就聽佢斷間的爆粗咆哮。心諗,我都係時候上城門,釋放負能量。

攪掂晨早事,拿拿聲去搭車,小巴站傍站滿人,個掃街大叔不停在鬧人,原來傍邊的補習學校,不知何事今朝排晒隊,大部份係學生,亦有家長在排,阿叔唔知乜事咁勞氣。小巴上有幾個農林處員工,在講疾病,阿乜水乜癌,乜水又乜事。聽到都煩。

上到城門七點半,很涼爽,冇太陽,起步走。好寧靜!都話啦,城門水塘,從未令我失望。出一身大汗,好大陣煙味和啤酒味。雖然成身濕晒,不過覺得好舒服。想起睇過個視頻,教人行路時,應該刻意腳爭先著地,因為有個乜乜穴,刺激下佢對身體有幫助。於是留意自己行路的姿勢。哦!真係喎,我右腳就係咁,但左腳就用前少少的部份著地先。跟住就試下新姿勢,行得幾步,咦!好似有股電流從腳底湧上來咁喎。

其實我十年前就留意到自己有長短腳,行路兩腿係不平衡的。應該係幾十年前行山傷了左膝,一拐一拐咁行,左腿要就住就住,就形成長短腳和兀兀腳。冇辦法,而家救得幾多得幾多,從新學行路。

用新姿勢行了大約三小時,又真係條氣暢順左喎。返到來用個足底按摩輪來碌下腳,噢!有感覺、有反應!真係太好了。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