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9月2日 星期六

歪風

最近有些人執住一份法官判詞的中、英版本作比較,拿住歪風一詞來做文章。

以前有人問我,唔捨得英文點講?我話吊你啦,自己去姑高啦。翻譯係好艱難的事,有一句中國話,我想左幾十年都想唔到,就係淫人妻女笑呵呵,妻女人淫意若何。任你譯得點好,如果遇到不同文化背景的人,好似法國人,就根本對牛彈琴。

講返唔捨得,舉個例子,我要搬屋啦,我最唔捨得天台的食神。其實意思係,食神和我有過一段美好時光,大家建立了深厚的關係,現在我搬走,將會好長時間見佢唔到,呢個關係中斷了,我會感到失落,我會懷念佢。

但係,如果一個人食剩半隻雞髀食唔晒,唔捨得掉左佢。咁又唔同一回事。可能係三年零八個月中的一個窮人,成年都冇一次機會食雞,唔想掉棄;又可能係一個環保主義者,覺得要珍惜食物,不能迫爆個堆填區。所以唔可以捉住一個詞來監生翻譯。

人,在腦中產生了一個概念,要傳達給其他人,講出口的,就係語言;寫落紙的,就是文字。如果腦中冇概念就不停講,一係黐線,一係在博懵搵笨實。

現在香港就係有一股歪風,接收訊息的人,唔去理發放訊息的人要表達的概念,而只係捉住其中一、兩隻字來大做文章,講到雷音寺咁遠,然後乜都入晒發放訊息者數。一個係咁、兩個係咁,結果真係百花齊放,原本的概念,都冇人理,全世界嘈喧巴閉,原有的事情解決不了,無法處理好,一路拖落去。呢D人,一係黐線,一係博懵搵笨實。

1 則留言:

  1. 一句講晒,例拗,乜都拗,話之你,你講乜我都拗.

    回覆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