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9月3日 星期日

阻頭阻勢

今日個天又試灰濛濛,就算在家中,都好似呼吸困難,有點喉嚨痛。咁,自己邊處都唔駛去啦。馬季開鑼,自然要參與下。賭下停下,輸下,又贏下,正開始入局,全情投入,電話就響。原來係阻頭阻勢死老坑,佢話佢響酒樓,叫我立即去。我話:跑緊馬呀。一輪囉囉嗦嗦先肯收線。

大家明白,我點解叫佢做阻頭阻勢死老坑啦!呢個外號,係十年前已經為佢而改,佢真係逢親我要專注的時候就打電話來。要知道,研究賽事,比心臟移植手術更需要專注,次次咁樣被佢煩一煩,跟住就一定輸仆街。

以後賽馬期間,都係熄左電話先。

跑完馬,輸L晒,心諗冇乜好做,落街買啤酒飲啦。落到街,見到有條友,係一個舊相識,因某些事突然反面,而家街上遇到都互當透明。其實呢條友同死老坑一樣,佢成日無所事事就打電話搵人吹水,又唔理人地,有幾次我講到明唔得閒,轉頭先覆佢,佢偏要問長問短,打緊牌呀?屙緊屎呀?你講極佢都唔醒水,只知自己想吹水,試過火滾吊九佢,咁佢又發癲。

心諗,呢世人點解成日遇到呢D人呢?就算早前去學做點心,都有好多人,專係在你專心量份量時走來問長問短,又要拎走你的材料,總之係攪到你唔停下來吊佢唔得。

盂蘭節,我睇今年都要去燒下街衣,祭下呢D屎忽鬼先得嘞。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