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9月9日 星期六

博衰

之前我去上點心班,同組有個肥婆,成日話自己煮食幾叻,但係做起野來真係嚇死人。有次阿SIR在傍邊講解,指示佢團粉不能揑太久,但係佢充耳不聞,我再提佢,點知佢反而鬥氣,我鐘意揑呀,我鐘意揑呀,硬係要揑多幾野。

我一早都話香港人好唔話得,即係半句批評都唔接受。亦都知道要自求多福,所以好快我就知道點適應呢個環境,每次搓好麵糰,我就斬開一份份,自己分一份就自顧自去做。

我思想就好簡單直接,我來上堂,係有野想學,有人話我聽乜野做錯,我就諗點樣去改。我諗到有乜地方會有壞影響,我就避左佢。你係要揑壞舊麵糰,我無理由陪你去博衰,我提出過你唔接受,大家就各自各用自己方法。唔好攬埋一齊死。

===
而家班大學生就係咁,想博衰。出一次大字報,校方講到明會徹查,點知即晚又有人再出。咁係乜野態度呢?

有傳聞話有學生被取消實習資格,有校長聯署永不錄用教大學生,如果我估,學校校長唔會一碌竹打晒一船人卦?但係我估野經常錯,話唔定校長都低低地,早前都有個被革扯啦。

讀教大冇得教書,讀來做乜?快D退學啦。

正面的諗,只係一小部份學生【假設係學生做的】搞事,大部份學生係守本份的。之但係我又不得不負面,因為似乎好多個大學學生會會長都唔似人樣。一個二個,只會話民主牆係學生發表意見的地方,只知權利,但係唔負責任去管轄,一味只識話校方限制言論自由,都唔用下個腦,只識照背幾句說話。教大呢位呢,D英文差成咁,好在我無兒無女,被你教就真係嘥學費咯。有個前會長,仲癲到叫廣府話唔純正的同學做支那人,學生選出來的代表,甩皮甩骨,咁叫人點對你地有信心呢?

2 則留言:

  1. 佢咁兇狼咁粗口,香港大學,大學生,民主派,多得佢唔少,可以講越撐越死,唉!又點會得民心呀,真戥佢可憐.

    回覆刪除
    回覆
    1. 如果呢條友有乜三長兩短,我去出大字報恭喜佢。

      刪除